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九寨沟县诞生记

时间:2022-09-02 19:28:09 | 浏览:1120

从此,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制辖下历史久远、立县短暂的南坪县名被九寨沟县所替代,“九寨沟县”迅速覆盖了国人、乃至南坪当地人的历史记忆,有的媒体称这是“为发展地方经济,改名最成功的地方之一”。1998年6月19日,九寨沟县正式挂牌。

1998年6月19日,九寨沟县正式挂牌。从此,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制辖下历史久远、立县短暂的南坪县名被九寨沟县所替代,“九寨沟县”迅速覆盖了国人、乃至南坪当地人的历史记忆,有的媒体称这是“为发展地方经济,改名最成功的地方之一”。

2021年夏,笔者在闲暇中整理个人往昔资料时,偶然发现1994年至1997年在南坪县挂职期间的笔记及文稿卷宗,翻阅着其中参与推动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全过程的许多文字记录,往日、往事、故人历历在目,故简单整理后分享,让大家更好了解九寨沟县的前前后后。

图为有关南坪、九寨沟县的个人往昔资料

图为九寨沟诺日朗瀑布

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缘起

1994年11月16日,作为省民委下派拟任南坪县副县长的我抵达陌生的南坪县城,从成都至南坪400多公里却花去整整一天,十多个小时的路途颠簸和车身厚厚的灰积,成为我对南坪县“偏远”的第一印象。从此拉开了我人生中充实而有成就感的3年南坪人生活,让我有幸参与了推动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全过程。

南坪县地处高原与平原结合部,高山峡谷,交通极其不便,加之行政区位上处于川甘两省、乃至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边沿,立县时间短等综合因素,长期缺乏基础建设投入,主导产业农业基本处于“靠天吃饭”状态。县域经济发展在阿坝州、乃至四川省都处于滞后状态,1991年,南坪县被划定为四川省级贫困县。

由于产业结构单一,1994年的南坪县本级财政收入不足800万,县城老旧,乡村设施简陋,不通路、不通电的村寨数十个,即使当时县里经济发展状况最好的九寨沟镇下辖的16个村中,也还有7个村不通公路,5个村无电,建卡贫困户257户、1400多人(九寨沟镇总人口5367人)。

1994年的九寨沟已成功列入联合国“世界自然资源遗产名录”,在国内外声名鹊起,每年能吸引近15万左右的游客(1991年游客达到165653人,因道路改造等因素,1992年到1994年回落到年均145000人左右),创造年3000万总收入的业绩,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强劲亮点。但当时的九寨沟旅游经济辐射影响仅限于九寨沟口的几个村寨,旅游旺季常出现九寨沟口人满为患,而仅距九寨沟39公里的南坪县城却无人光顾,没有一所像样的宾馆……南坪县完全被掩盖在九寨沟的翠海银滩、碧空绿颜之中,当时南坪县干部和商人所印制的个人名片,都必须在名片醒目一角落印上“九寨沟所在县”。

1994年,南坪县委、县政府拟定了“旅游兴县、旅游富县”的发展战略,围绕九寨沟旅游业这个龙头,提出各乡镇因地制宜发展经济,推动全县经济上台阶,切实增加农牧民收入。

“九寨沟县”的正式提出

从1990年九寨沟旅游人数突破年15万人次、成功列入联合国“世界自然资源遗产名录”后,县里就有人提议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但仅仅停留在坊间。

一晃到了1995年6月,我已到南坪县工作半年,通过到各乡镇的实地调研和与县上各级干部的广泛交流,切身体会到了“九寨沟”与“南坪县”的巨大反差,感受到县委、县政府一干人马对南坪县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的焦灼,各级干部为当地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的辛勤努力。

南坪县不仅有九寨沟景区,县域内旅游资源十分丰富,有貌比黄龙的大录神仙池、集草原森林湖泊于一身的芳草湖、白河金丝猴保护区、马家大熊猫保护区、黄土林杜鹃花海等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资源,而且人文资源也丰富多彩,有川西北高原彪悍的藏族游牧文化沉淀,有独具一格的白马藏族(据称是土蕃时代戍边的藏军后裔)乡村及其古老的文化,有集陕甘川文化而自成一体的南坪小调(1958年曾被周总理介绍给外国朋友),还有被称为“中国舞蹈活化石”的南坪十二相舞等特色文化。

如果将九寨沟与南坪县融为一体,让九寨沟从一条沟变为一个县,将沟域旅游扩展为县域旅游,不仅可以让九寨沟旺季游客容量(规划游客容量为日均7000人)和沟口拥挤问题得到分流,环境保护压力缓解,更有利于“九寨沟效益”的迅速扩张,促使全县经济结构从单一的农牧业转向旅游业和围绕旅游服务的三产和多种经营,从而快速提高农民收入。这样就能使南坪县域经济出现颠覆性变化,彻底摘掉“贫困”帽子。

再借鉴灌县更名为都江堰市、峨眉县更名为峨眉山县、大庸县更名为张家界市等国内已有的通过更名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我认为“知名度就是产值,品牌就是效益”,走借九寨沟之名扬名,“借名兴县”可能是南坪县实现经济和社会事业快速发展的最佳途径。

1995年5月底,我将用九寨沟县更换南坪县的思考与县委书记雷学峰、分管民政、地名等项工作的副县长格梅、副县长罗它等同志进行私下探讨时,得到了他们的肯定和支持,并提出了许多实质性意见,在他们的支持下,我于1995年5月底在县长办公会议上汇报了对借九寨沟之名实现旅游兴县、富县的思考,提出“正式启动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工作”,并将其列入政府重要工作议程的建议。此议得到县长赵吉成的赞同,责成我草拟一个更名的正式报告,提交县长办公会讨论、县委常委会审议后,正式进行申报。

1995年6月7日,四川省委常委、省委民工委书记史志义、副省长欧泽高(分管民政工作)带领部分国家有关部门和省级机关部分领导到阿坝州(行程中有南坪县)实地考察调研,其中碰巧有国家民政部的办公厅时主任,而我也恰好被抽陪同领导们此行的阿坝州考察。

借此天赐良机,一路上,我分别向史书记、欧省长和时主任等领导汇报了“南坪县更名事项”,史书记非常支持,说“九寨沟更名是个大胆创新之举,这个名字多少钱和项目都换不来,你们要扎实做好前期论证工作,主动向有关部门汇报好,要申报就一定要争取更名成功”,并表示他会向省委有关领导报告并全力支持。欧省长是阿坝州成长起来的藏族领导,他对南坪县的历史及现状以及九寨沟的发展脉络非常了解,对南坪县经济发展和脱贫致富也倾注过大量心血,听了“更名”汇报也是大为赞赏,认为这是南坪实现发展的一个突破点,指示“更名报告要有说服力,要下决心做好层层的解释说服工作,省政府会全力支持这项工作”。6月9日,在抵达南坪县当晚,史书记、欧省长还召集国家民政部时主任、省民政厅机关党委王书记、州民政局马局长等相关部门领导一起听取了“南坪县有关更名为九寨沟县的汇报”,两位省领导亲自做时主任的工作,希望国家民政部在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事宜上给予大力支持,时主任当即表态回部后即向相关分管部领导汇报,对民族地区为发展经济、改变地方面貌的“更名”给予更多关注。

“九寨沟县”出县进省

省里和相关部门领导的支持和鼓励,增强了我们对更名工作的信心,经过征求其他县领导、包括九寨沟管理局泽仁珠等同志的意见建议,我于6月27日草拟出《关于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请示》,从全县各民族人民的共同心愿、发展南坪县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迫切需要、尽快变资源优势为商品优势的迫切需要、有利于九寨沟这个世界自然遗产的保护和利用、符合避免国家行政区域重名的要求等五个方面阐明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因由及迫切需求。

报告呈交赵县长审改后,提交县长办公会讨论,获得一致认可并决定设立赵县长为组长、格梅、罗塔及我为副组长的“南坪县更名领导小组”,两天后县委常委会决定正式启动“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申报程序。

6月29日,经国家民政部办公厅时主任返京向分管部领导汇报“南坪县申办更名事项”后,民政部派出的地名审核司地名处孙伟林处长在省民政厅邹淑英副厅长、地名处魏处长陪同下抵达九寨沟现场调研相关情况。我们详细汇报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因由,陪同两位领导实地感受了九寨沟与南坪县城及其他乡镇的巨大差异。

图为更名事项笔记

图为南坪县更名申报材料

7月7日,我与县政府办主任朱成代带着《南坪县人民政府关于请求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报告》直奔州府马尔康呈报州政府办公室和州民政局,并分别向相关部门及州政府分管领导详细汇报了“更名”的因由和急迫性。

7月10日,我们从马尔康赶赴成都,先到省民政厅汇报“南坪县更名”事项,随后向省里分管民族工作的史志义常委和分管民政工作的欧泽高副省长及李蒙副省长等省领导呈交“更名报告”并作了专题汇报。

图为更名事项办理汇报手稿

此后,雷书记、赵县长及其他县里领导,只要有机会到州府马尔康出差,都会主动就“南坪县更名”事项找州委、州政府领导及相关部门汇报,恳请支持。在县委、县府的一致努力下,9月18日,呈报给四川省人民政府的《阿坝州人民政府关于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请示》在阿坝州人民政府州长办公会议上通过,9月26日,我与罗塔副县长一起赶赴州府马尔康,配合州府办人员将还散发着印墨味的文件及相关附件装订好,随即带着材料赶赴省里,送达省政府办公厅、民政厅及相关省领导。

“九寨沟县”再度折回南坪县

1995年11月6日,全县人民期盼的四川省人民政府第45次常务会议召开,在“南坪县更名事项”议题上做出了“南坪县是否需要更名为九寨沟县,尚需斟酌,请民政厅与阿坝州的同志商议”的决定。

雷书记、赵县长等似乎早就预料到事情不会那么顺利,鼓励大家不要气馁,从头再来、再走一次程序。在雷书记、赵县长鼓励下,12月5日,我们拟定了以县里“四大班子”名义给省长、副省长及相关厅局领导的一封陈情信,恳请各级领导和机关支持更名“九寨沟县”并报请国务院批准。

同时,我还以自己和罗塔县长之名,给蒲省长单独手写了一封很长的信,陈述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是南坪这个边远民族地区借名兴县、强壮经济、脱贫致富最有效途径的种种理由,恳切希望蒲省长对南坪县更名予以支持。我准备当面将这封信送达蒲省长,不巧又遇蒲省长出差在外,最后这封信通过李蒙副省长的秘书代为转交。

“九寨沟县”再次出县赴省进京

1995年12月4日,赵县长带着《南坪县人民政府关于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请示》赴马尔康汇报,开启了南坪县第二轮更名申报程序。

1996年1月17日,《阿坝州人民政府关于将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再次请示》形成,罗塔、格梅及我再次急赴马尔康,将文件送报省政府及民政厅、省民委等相关部门,并再次当面向欧副省长等领导转达了全县人民关于县名更改的吁请。

3月6日,南坪县更名事项议题再次摆上省政府常务会讨论,蒲省长率先表达支持,指示省里要大力支持,有关领导和部门要积极帮助州里做上报民政部和国务院后的审批说服工作。3月29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将阿坝州南坪县更名为九寨沟县的请示》印出。

3月30日,我和县民政局局长泽旺珠两人带着省里的文件及相关附件、南坪县九寨沟画册以及到九寨沟检查指导工作的